栏目导航
今日头条新闻最新
首页
实时
历史
娱乐
社会
科技
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今日头条新闻最新 > 历史 >
德国喊“刹车” 欧盟难前行
浏览:142 发布日期:2021-03-29

原标题:德国喊“刹车” 欧盟难前行

    【国际观察】   

    3月26日,德国宪法法院为素有“欧盟火车头”之称的德国发出了刹车指令,要求总统施泰因迈尔不要在2020年欧委会提出的总额达7500亿欧元的“经济振兴计划”上签字。如果德国真的就此刹车,对欧盟整体经济复苏不啻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尽管德国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两院此前均已顺利审议通过了“经济振兴计划”,但德国国内仍有不少人反对“经济振兴计划”中“根据国内生产总值分摊借款数额”的条款,担心一些欧盟成员国无能力偿还,让德国蒙受损失。

    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是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,主要是对国家机关的行为进行审查,对可能违反宪法的行为进行裁决。法院的法官由联邦参议院和联邦议院推选产生。当前,欧洲经济处于十分艰难的时刻,联邦宪法法院对总统的“喊话”在欧盟产生了不小的震动。分析人士指出,这与德国选择党有直接关系。该党是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,反对欧洲一体化,反对欧盟从成员国分享更多的主权。最近,2000多名欧洲怀疑论者和德国选择党的信徒组成了一个所谓的“公民联盟”,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展开游说,并施加压力。他们主要反对欧盟在“经济振兴计划”中提出的“根据国内生产总值分摊借款数额”的条款,要求宪法法院进行裁决。

    2020年7月,出席欧盟峰会的各成员国首脑就疫后“经济振兴计划”达成一致,即在2021-2027年度1.074万亿欧元预算的基础上,增加7500亿欧元的经济振兴预算,其中的3900亿欧元将无偿赠予受疫情冲击严重的南欧成员国,3600亿欧元作为低息贷款。但该“计划”必须得到27个成员国政府和议会的一致通过。“经济振兴计划”得到了法国、德国以及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南欧成员国的支持,但遭到“节俭四国”荷兰、瑞典、丹麦和奥地利及芬兰等国的坚决反对。他们表示,不愿再为其他成员国当“取款机”,坚决反对给予南欧成员国过多的无偿补贴。欧盟的北欧成员国相对比较富裕,在资金问题上对欧盟贡献多于所得,尤其是经历了“欧债危机”时为希腊等南欧成员国的大输血之后,欧盟内部在诸多领域均出现了南北裂痕和东西分歧现象。“节俭四国”认为,欧盟不应以增加共同预算的方式筹集资金,在7500亿欧元的经济振兴预算中,给予南欧重灾成员国的无偿补贴不能超过3750亿欧元,而且要求欧盟给予的补贴和贷款必须附带严苛的监管条件,如受援成员国应保证进行经济、金融和银行业改革,在政治上维护“西方社会价值和共同利益”等。经过反复讨价还价和各方妥协,欧盟最终决定将给予受灾严重成员国的无偿补贴从5000亿欧元降到3900亿欧元,同时增加诸如“法治国家建设”等附加监督条款,交由各成员国政府和议会审议。

    近年来,欧盟面临诸多危机,整体经济复苏乏力,但欧盟不愿成为“政治巨人,经济侏儒”。为了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,成为世界重要的一极,新一届欧盟机构领导人在2019年底履新伊始就推出了大刀阔斧的经济政策。“经济振兴计划”的意义在于,它不仅与欧盟长期预算交织在一起,而且是欧盟经济复苏的“起搏器”。对遭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国家,“经济振兴计划”提供的资金援助可谓雪中送炭,可解燃眉之急。据悉,西班牙可以得到690亿欧元的补贴、意大利可得680亿欧元、法国可得390亿欧元、比利时可得59亿欧元、德国可以得到250亿欧元。目前,近半数成员国已通过欧盟预算和“经济振兴计划”,但超过半数的成员国尚未通过。

    眼下,欧洲最大的关切是新冠疫苗分配问题。近来,欧洲多国疫情加剧,法国、比利时等国不得不再次采取更加严格的隔离措施。一年多来,许多欧洲人只能维系日常生活必需,没有了文化、艺术、体育赛事的精神享受,一些欧洲国家连续爆发抗议政府防疫不力的示威活动。此外,欧盟成员国的历史、文化、传统、政治和意识形态倾向、经济利益和发展水平存在巨大分歧。欧盟内部分成不同的利益集团,对各自的利益绝不会轻易放弃。从疫苗分配上就可以看出,欧盟成员国号称“拥有相同价值观”,但实际上,在欧盟“用一个声音说话”的理想不过是雾里看花。如果“经济振兴计划”迟迟不能得到一致通过,欧盟经济问题势必积重难返,导致欧委会提出的“绿色计划”、数字经济、网络新科技等一揽子重大项目难以实施,进而对世界经济复苏带来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此间舆论认为,未来几个月欧盟面临着德国总理默克尔离任,马克龙重新竞选法国总统,德、法作为欧盟的“发动机”已失去了以往的动力。此前,德国宪法法院也曾试图阻止一些涉及欧盟财政、金融和其他重大决策的进程,但最终都没有成功。目前,宪法法院只是“呼吁”总统不要签字,最终的司法裁决还要等待一些时间才能作出,最终应不会妨碍德国议会通过的决定。但有欧盟智库专家指出,德国宪法法院发出的“信号”代表了部分欧洲怀疑论者的观点,同时也揭示出欧盟内部在诸多领域的分歧和不团结。欧盟应以此为鉴,在制定重大决策时多倾听成员国内部的声音。

    (本报布鲁塞尔3月28日电 本报驻布鲁塞尔记者 刘军)



Powered by 今日头条新闻最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